爱在于生命

作者:黄力斌    来源:江北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0-1-7

一个铁人的肩膀,总是担着世间万物的思绪,奋斗的历程,却是给生活中每个人的宽恕。不知啥时候,一个铁人也拥有儿女情长的緾绵,舍不得世界中的万物,却想活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去看看世界中的花草与树木,繁华似锦的城市高楼,宽阔马路中的车来车往。清晨中,洋溢的阳光少年与倩丽女孩,去思索待开的幸福源泉和美好生活。想着想着,铁人觉得病痛的生命,已不是自己的了,而是全社会和人类中的产物,生命只是铁人在这个星球上存在着的一种象征。生命存在的价值,更是在追求生命中的过程,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能否用生命人生的历程书写铁人生命的记忆和记录历史中存在有价值的意义。

于是,铁人在思索的过程中,想到以文字的方式记录起生活中的往事和思索祖国的未来。文字对于铁人来讲,就是生命中的良师益友,从小就喜欢书中的文字,在文字中寻找快乐的小丑。自从有了智能手机,铁人每天都将在智能手机中坚持学习长达10小时以上,翻遍了手机里最新的资料和新闻线索或实政类政策性文章和通知,通过寻找字里行间中文字的乐趣。有时铁人欢笑,有时伤心落泪,铁人的思想随着文字不断地印入他的脑海,铁人的成长,也随着文字印入脑海的增多,渐渐地铁人也就成为了他生活中朋友圈印像中的思库,有什么疑惑时,纷纷都给铁人打电话。铁人都将免费给予了解答,这种免费服务,已将近持续了8年之久,每次铁人总是耐心而细致地向打电话咨询者解答,直到为打电话咨询者解答得无任何疑问或听懂明白后,听到对方挂断电话后,才主动挂断电话中的听筒。在铁人的咨询解答中,不管是黑夜,还是白天,都随时保持着24小时的恭候。

直到有一天,铁人出现了咳嗽,都没有停止过外界的电话咨询和解答。过了几天后,铁人的咳嗽任未有所减轻,反而咳得还踹不气来,有时还出现了以咳引起的突然晕厥现象。开始时,每天至少出现过3-5次后,铁人终于感到生命已不是自己的了,结果只能等待医生的审判。铁人出现晕厥时,害怕得连自己都不敢想像的未来。

铁人为了承诺,为了自己的信誉,含泪向家人告别,离开家去远到几百公里之外的梁平,为梁平的劳务经纪人培训讲授《劳动法律及风险防范》的课程,可家里的妻儿及老母亲念念不忘地时刻打电话提醒,随时以语音的方式关注着铁人的存在,带着生病的躯体完成了主办方交给铁人的使命。当铁人在12月6日上午完成讲座后,心情突然开朗,不再有任何眷念。然而,深知躯体生病的铁人,再也不像以往一样,放下心情,畅游小城中的风光,去领略柚的芳香。却带着生病的躯体,心似箭一样的神速,希望快速地赶回到家中,赽快去医院,等待医生的审判。在飞速的高铁里,不知所措地又晕厥了两次。此时,铁人的内心,总是盼望着生命不要在穿行的马路中失去最后的期盼,用生命的毅力去走完最后的人生路。

在铁人生命的过程,幻想着有更多奇迹的出现,没有其它的意外。时间与生命的力量在赛跑,铁人接受医生审判的内心也在与医生的心灵靠近。等待医生审判的时间终于到了,为了配合医生们的会诊和检查审判,我强忍着医院里的复杂程序,不停地责怪自己,为什么生病的是我,是我这个年轻力壮干劲十足的我,我想我还有很多没有做完的使命,还有很多需要我照顾的妻儿和老人,想着想着,心理就很浮造,就很自责。通过医院完整的复杂程序和检查,会诊后。很快结果在一小时后,就出来了,医生居然说我没有什么大问题,说吃点咽候痛的药和止咳药就可以了。止咳和咽炎药吃了好久(约15天)都不见疗效,真让铁人心累,为何一个简单的咳嗽,引起来这么严重的长效治疗?!

铁人带着这些疑问,铁人也只能自己痛苦受罪,谁又能理解他的病痛与折磨呢?在生病的过程中,谁又有能知道铁人的生死吗?谁又能帮铁人承担起生命中的死亡和终止?这一连串的疑问,我只能替铁人惋惜生命只在于自己,再多亲戚、朋友的爱,也只是昙花一线,生命中的身躯只能属于自己,任何人都是无能为力。最后,带着对生命躯体和未来人生路的向往,铁人不停地通过网络的便利性,寻医求诊,去寻找生命中的稻草,去追寻历史与未来,我更期待药到病除的那一天后,铁人再为人生的历程去书写阳光与平凡。


上一条: [ 南山中的“黄山”,抗战期的“中枢” ]
后一条: [ 初心 · 使命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