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声而动 全民防疫——一位重庆市民的2020年春节生活日记(三十一)

作者:文/糜建国 整理/郑维山    来源:江北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0-3-16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 重庆

 

    据重庆官方发布,2020年2月25日0-24时,重庆市无新冠肺炎新增确诊报告,累计确诊病例576例;中国新增406例,其中湖北新增401例,湖北以外5例。全国累计确诊78064例,死亡2715例。

    今天,终于等到了重庆零的到来。

    重庆归零了,全国归零也快了,湖北的胜利也现出了曙光!

    在我心里,我一直在盼望着这个零。盼的很苦、很苦!

    我趴在桌子上,流泪了。

    这么多天来,我也是在坚持。

    我坐在这里,心系全国,心系湖北,心系武汉!我看见那些数字,都胆战心惊!我希望那些数据,能够尽早降下来。每次我在敲击那个“降”字的时候,我感觉双手似在拖拉很重很重的东西。是的啊,那些数字太重,重得我拖都拖不动!

    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内心是那么痛!

    我怀着深深的悲痛在写,我想念着很多个无家可归的魂灵。他们一出门,一隔离,就再也回不到家了;我更想念着那些在家凄苦等待回家的人们;甚至,我都怕走出去,我担心一走出去,就再也回不到这电脑前了。我每天窝在这里写文章,我也在抗疫,我也在呐喊。我唯有呐喊,才能减轻我内心的疼痛。我写了很多人物,其实我明白,每个人物背后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他们在我的脑海中,都是那么鲜活,那么生动。我写执勤的岳父,写剪头的林子,写小区站岗的保安,写小区保洁员,写那些楼管员,写快递小哥,写警察,写医生,写站在高速路口测量体温的护士,写出租司机,写棒棒驼背——或许他们都很平凡、普通,普通到尘埃里,真的啊,但他们灵魂却是那么高大!很多次我写到半路上我内心就流泪了,我被他们的事迹感动而哭!虽然他们都是平凡的人,他们干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正是这些平凡的人,在这个不平凡的时期,爆发出了他们意志的坚韧,他们人性的光辉,他们内心强大的力量和他们伟大的精神!

    我在他们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多么卑微!

    我在想,换做是我,我肯定是坚持不下去,不管做什么,就是叫我去扫地,我怕双臂拖不动扫帚;叫我去跑快递,我有风湿的膝盖和双肩,一定会承受不住。就算叫我去当楼管员,我低不下我自认为高贵的头不说,我连爬楼梯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说还要双手提着很多菜,很多生活物资,健步如飞。就算手被勒出很多道血口子,每天都还要坚持……

    很多年来,我觉得我的意志力已经没有小时候的那种坚强了。

    小时候,我背着一背篼红苕,从山上背回家,好几里路,我背不动,咬紧牙关也要背;到村外井里去挑水,挑不动,咬紧牙关也要挑;举刀宰猪草的时候,刀宰在手上,鲜血直流,我在墙上抓下一个蜘蛛网,把外层拨开,拈出里层像棉花的白色绒状物,塞在刀口上止血,然后用一个破布包了,用麻绳缠住,不哭不闹,继续宰猪草,不怕痛;至于割谷子,割小麦,割红苕藤等把手指割出一道口子,也不会觉得大惊小怪,扯一些杂草在口中咬碎,敷上就是;现在的我,享受了安逸,享受了舒适,享受了规律,我肯定是不行的了。记得年前有几次,由于写东西写久了,颈子痛,我去做针灸,当医生将电针扎入我体内的时候,我觉得害怕;我去做个按摩,按摩师都会把我摁得杀猪般哎哟哟地叫。我知道我已经变得很软弱,没得一点儿意志力了。创作原本很艰难,除了对于一个人的身体考验外,对其意志力,也是一个强大的考验!时光不是把我打磨得更加顽强,而是更加娇气、怯弱。

    这些平凡的人啊,他们平凡得是那么真实。

    好几次,我的灵魂都被他们朴素的真实震撼了。

    有一次,我坐电梯,跟随我一起进入电梯的还有一个保洁员,在电梯那排摁键下面的角落里,堆满了人们摁键后扔下的纸屑,我看见她没有一点犹豫,立马弯下腰,一把就把纸屑抓起来,还捡得干干净净,死死地攥在手中,就像攥的一把钞票,生怕掉下来。她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几乎是旁若无人一样,那么从容,那么自然,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更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做作。她觉得那是她的职责所在,或者是多年做保洁养成的一个习惯,她忘了那上面可能有病毒。平常走路,我们的眼睛是盯着手机,她们的眼睛盯着垃圾,看见垃圾就要毫不犹豫的捡。她们把保洁这个工作,做到了心里不说,还做到了极致,做到了完美,做到了无可挑剔。当我看见她捡起来攥在手中的时候,她的眼睛却是那么明亮,明亮的眼里是一份非常真诚的坦然和宁静。换做我,是永远也做不到啊!正是这些平凡的人,在这个灾难时期,用他们的坚韧,在支撑着那片天空。要说脊梁,他们就是脊梁。

   生活中,我们经常看见大风大雨吹过地坝,一些轻飘飘的东西,像小草、树叶、纸屑等,一吹,就跑了,就躲了。但那些坚实的东西,却屹立在地坝中间,任凭风雨吹打!对,坚若磐石!这些平凡的人,就是磐石!

    为什么这些平凡的人,不怕风吹雨打呢!因为他们是有本事的人。在这个疫情来临时,冲在最前面的,都是有本事的。平时花言巧语的,表面打蜡抛光的,涂脂抹粉的,都怕了,都躲了。疫情就是一场大风,把那些轻飘飘的东西给刮走了!这些平凡的人,裸露在外面的,迎着风雨,任凭风雨的袭击,大无畏地!疫情也是一面镜子,把人的臭美真假,都照出来了。是妖是人,也一下子照出来了。

    我要感谢那些平凡的人,那些为我们遮挡风雨的人,那些至始至终奔跑在风雨中的人——那些清洁工人,那些快递工人,那些出租司机,那些护士那些医生……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下午收到辖区政府发来的可以复工复产的邮件。

    当邮件跳出来的时候,我创作的思绪一下子就被打断了。

    我脑袋一懵,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

    我发呆了!

    这么多天来,我没有黑天白夜,我写到凌晨,写到深夜,在阳光下写,在黑夜里写。其实,我明白,我也是在战斗。和很多平凡的人一起,在战斗!

    有几天我只听见嚓嚓嚓地敲击键盘的声音,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一样,当我写完一篇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连动的力气也没有了。很多天来,我都是午休后泡上一杯茶,坐到电脑前,敲击键盘,到吃晚饭;晚饭后,又继续,一直到深夜十二点,甚至凌晨两点。有时,睡下后,都是那些医生奋战在一线的情景和镜头,都是我笔下人物跳动的影子。在大脑兴奋和疲惫的交织中,坚持了下来……

    今天侄女带着她的奶奶也回重庆了。

    岳母给我们捎来很多东西,有青菜,有萝卜,葱子,蒜苗,白菜,土豆,猪油炼了两大盆,海椒油也炼了两大盆,甚至猪肉都割了几十斤,说我们关在家里,买菜不方便。特别的是,还把我们初几里弄的萝卜干也带回来,说我喜欢吃。萝卜干已经晒得很干了。岳母装的好好的,我打开一看,一股香味扑来。萝卜干,是这次疫情的见证者!

侄女还说,他们回来还专门去办了健康证。

    办健康证先是到大队上去拿单子,填写相关资料,然后找左邻右舍签字证明至少14天,一直在家呆着,哪里也没有去;大队盖章后,然后拿着表格去乡村医院测量体温,进行体检,没有发烧、咳嗽等现象,再在网上健康平台登记相关信息,医院才开出健康证;如果外出复工人员,还要去当地派出所核查身份证明和是否去过疫区等地,如果是武汉、湖北等疫区的人员,一律不准外出,劝返。

    不过,侄女还说,随着办好健康证的村民陆陆续续外出,岳父他们也不是很忙了。村里该走的,差不多都走了,他们的工作也快结束了。后天乡上恢复赶场,岳父也开始了市场监管员工作,一切都差不多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岳父终于可以不那么忙碌了……

    今天阳光特别灿烂!

    我走到入户花园里,推开所有窗户,煦暖的阳光温温地照射进来,我平时悬挂在窗户扣上的一只口罩,淡蓝色,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在阳光下翻飞、起舞。

    突然,一阵微风起,它挣脱了束缚,冉冉地,摇曳着舞姿,向外飘去……

   (全篇结束,感谢关注)


上一条: [ 闻声而动 全民防疫——一位重庆市民的2020年春节生活日记(三十) ]
后一条: [ 民族工业抗战西迁踪迹——(一)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的成立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