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工业抗战西迁踪迹(二)——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组织实施内迁

作者:杨云霞    来源:宣传处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0-3-24

1937年8月12日,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成立,未及运输,战事猝起。日军进攻矛头直指当时的中国工业中心上海,从吴凇江及长江入口陆续登陆后大举进攻,飞机在宁沪杭铁路沿线轰炸。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在上海工厂迁移监督委员会的协助下,积极组织各迁移工厂抢救运输,将机件器材运往武昌,为保存民族工业基本力量、促进大后方工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积极拟定工作办法

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按照机械化学组第四次会议决议案:迁移机器工厂种类,须包含有翻砂、打铁、冲压、电器及各种五金机器工厂;厂地设于武昌;装箱搬运及津贴因工厂迁移而致失业之技术工人等费用,拟由政府拨给,交同业公会领用,各款项支付均实报实销;购地、建筑等费,拟请政府商由银行低息借给各厂家;运输工具由厂方设法租赁,政府尽量帮助;各厂尽量作军需品之制造规定,[1]积极拟定议决条文和迁移须知,明确各迁移机器工厂装箱费、运输费(机件等运费和职工去武昌旅费、生活费、津贴)、建筑费等的核算、领取、借款办法;迁移手续的填报,如志愿单一式二份、装箱单一式七份、报关单一式九份、职工每人一号编制登记卡一式三份;舟用人用车用通行证及护照的发放;填写启碇报告领取驻苏驻镇驻汉事务处介绍函,以便沿途接洽;协助安排船只车辆等工作办法。[2]

为协助各迁移工厂办理迁运事宜,沿途均设有办事处:驻苏办事处干事李若膺,地点苏州阊门外大东旅社140号;驻镇办事处干事金履端、邵仁里(后为皱友仁),地点镇江大华饭店16号;驻汉办事处委员支秉渊,干事李守中,地点暂定汉口江汉路慈德里锦记电料行内。[3]

 

组织抢运移厂机材

8月13日,淞沪战争发生,长江便不能通航。沿途军警机关林立,除上海市警察局外,尚有京沪警备司令部、湘沪警备司令部、苏浙边区主任公署暨八十八师师部等,各以其防区为范围。为迅速着手迁移,8月16日,上海工厂迁移监督委员会即将物资搬运手续如押运员、沿途通行证、免税单、钱银等均商妥,为工厂迁移提供便利。大鑫钢铁厂最初经内河转镇江遇轮运汉,复因内河阻塞,又改从南通转驳,直俟南通运道不通。[4]8月22日,各工厂准备好迁移者已有十五家,顺昌铁工厂一家先冒险用民船划出,取道苏州、武进而至镇江,拟再转船拖至武昌。至此,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才确定下来,以后均以镇江为转口处。8月25日,上海机器厂运出各类车床39部、机床17部、钻床磨床等21部、马达6只。8月27,合作五金公司运出冲床25部、刨床车床12部、马达14只、发电机3部、柴油引擎2只等;新民机器厂运出各类车床21部、刨床钻床12部、各种应用机器20余部。9月1日,又有利用五金厂、大鑫钢铁厂、姚兴昌等机器厂机材相继运出转往镇江。[5]

因各迁移工厂大部分散处沪东、闸北、南市一带,当沪东、闸北相继沦为战区,南市时遭敌机轰炸时,各厂虽冒险前往,亦属无益。只能炮火稍停,陆续运出迁移,能救多少则救多少。抢运出的各机件材料未能在沪装箱,只能运往镇江后,由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镇江办事处负责点验各物装箱,并将工人编号,安排转船赴武昌,同时请迁移监督委员会派驻镇委员予以监督负责。运输中,军用浩繁,益以遣送难民,车轮不敷分配。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千辛万苦寻来小火轮,有三次均是转瞬为难民抢去。后雇得两艘帆船(80吨、280吨)泊于镇江江边,其运费便宜,直舶武昌,而轮船需先到汉口,再转武昌,各厂机件先到者先转船,陆续拖往武昌(抢运后期,有民生、太古、怡和等公司之轮船协助运到上游)。[6]

 

扩大协助迁厂范围

战事发生后,上海各厂大多数均志切迁移。8月27日,上海市商会致实业部,呈请电器制造业同业公会希将电池组所用主要原料转运内地。9月5日,国家总动员设计委员会抄送军务司非常时期迁移工厂办法提案致资源委员会,提出应急将上海尚能运出之工业、各厂店,尽量设法迅速搬出,并将京沪杭甬(宁波)沿线及其他各地重要工业,包括属于基本工业、军需工业、民生工业,悉移内地。9月7日,在沪八家造船厂请求补助迁移。上海文化界主动与迁移监督委员会林继庸主任委员函接,开会讨论两次,请求协助迁移工厂及全国中小学教科书等。有些小厂家,急公赴义决心甚大,均预备西迁。中华国产厂商联合会、中国窑业公司等先后呈请实业部统筹迁移办法,将战区及战区附近各重要工厂迁至安全地带。荣宗敬等代电行政院称,军运频繁,各路阻塞,原料货物无从运输,认为政府自应力助各轻工业厂设法迁移安全地带,减免运输捐税。[7]9月18日,上海市政府致实业部,呈市社会局案请将纺织工业、饮食品等民生日用者设法迁移,俾免损失。9月22日,军政部致函资源委员会,请设法将沪各大罐头饼干厂及大华利酵母厂等即日迁汉。

为此,9月27日,国民政府各部委关于迁移工厂会议,对以后工厂迁移原则形成决议:上海现行迁移工厂办法,拟即行截止,重订迁移工厂原则。迁移工厂分为指定军需工厂、普通工厂,指定军需工厂包括兵工需要之机器工厂、化学冶炼工厂,动力及燃料厂矿,交通器材制造工厂,医药品工厂,其他军用必需品工厂,政府令其迁移,按个别情形酌予补助;普通工厂指军需工厂以外之工厂,凡愿迁移,政府核准者,得予免税、免验、减免运费,便利运输,或征收地亩之援助,不补助迁移费,迁后工作厂家自行筹划。工矿调整委员会组织完备后,由其对全国工矿事业负促进调整之责,主持所有上海工厂迁移善后与以后工厂(国营、民营)迁移事宜。[8]按照新的决议精神,9月28日,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制定迁移须知,扩大了协助厂矿范围,指出“凡中国国民所投资之工厂,均可一律迁移。”10月9日,迁移监督委员会不再接受新请求(补助)迁移工厂,已批准迁移者继续办理,工厂自出资迁移者,予以行政上之协助。至11月15日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解散前,由其核准拟迁移工厂达225家,但因被炸不能迁、交通封锁不能及时迁者甚多。11月12日,上海全部沦陷,由上海、无锡常州抢运移厂机件器材,又有多半在镇江及南京一带未能运出,使得实际迁移到汉工厂远少于225家。

参考文献:

[1]《资源委员会机械化学组第四次会议记录》(1937年8月6日)

[2][3]《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议决条文》《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订迁移须知》,资源委员会档案

[4]余名钰《八年经历纪略》

[5]林继庸编制《上海工厂迁移状态表》(截至1937年9月11日)

[6]林继庸上海工厂迁移监督委员会关于在沪办理工厂迁移第三号报告(1937年8月30日)

[7]行政院公函字第3712号,1937年9月16日

[8]国民政府各部委关于迁移工厂的会议记录(1937年9月27日),实业部档案

更正说明:民族工业抗战西迁踪迹(一)——上海工厂联合迁移委员会的成立,文中“林继镛”应更正为“林继庸”。


上一条: [ 履职尽责展风采 做一名真正的优秀会员 ]
后一条: [ 记住这个春天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