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童年记忆

作者:周芮    来源:九龙坡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0-4-16

父母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们的童年记忆就是从一张张五颜六色的票证开始的。那时,无论生产资料,还是生活用品,都极为缺乏。粮食、食油、棉花、布匹等许多日用日常用品,均实行定量凭票供应。

爸爸告诉我,那个年代,大家生活都很艰难,手里没有多少钱,而几乎所有生活物资品都需要排队购买,即使有钱也未必能买到商品,粮油副食店成了仅次于电影放映场最热闹的场所。

因为缺油荤,肥肉成了当时的争抢品,而大白兔糖、爆米花等零食对他们更是奢侈品。大家每日互相最关心的话题就是能否每顿吃饱饭,常常见面就问“吃了吗?”久而久之,这竟成了大家见面最爱用的招呼语,一直沿袭至今。

吃的很匮乏,穿的也不例外。一家人发的布票难以缝制一套成人衣服,很多人家都经历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到七十年代,用尿素袋做的裤子因无需票证购买,竟成了宝物,也只有社队干部才能穿得上。那时的农村还流行着这样一句顺口溜:“来个社干部,穿的化肥裤,前面是‘日本’,后面是‘尿素’”。

票证制度是我国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特殊产物,是父母那代人独特的生活记忆。他们总巴望着能早日市场开放,购买物品不再受票据束缚。

1978年,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经济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1983年底,布票退出市场;1993年,粮票全面退出历史舞台,承载着父辈们酸甜苦辣的方寸票证,已成为历史。

而我的童年,就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那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计划经济的影子逐渐褪去,市场经济氛围逐渐盛行,商店里的商品开始日益丰盛。

那时,我们一家3口挤在10多平方米的平房里,家里除了一台10多英寸的电视外,只是一些简易的桌椅、沙发、木床,再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一到下雨天,还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锅碗飘盆齐上阵。

但是,我的童年不再挨饿。在家门口的过道上,整整齐齐堆放着数百个黑漆漆的煤炭球,用上煤炭炉子后做饭烧水更便捷了很多;而当时的农村,灶膛里则仍是清一色的柴火,大自然赋予的独特美味,就在那些噼里啪啦燃烧着的柴火中蔓延开来,这竟也成为了儿时难忘的记忆。

那时的文化生活非常有限。除了电视机,主要是通过《少年文艺》《故事会》等几本课外读物了解外面的世界,每到每月刊物要到那几天,就天天守在家门口巴望着邮递员的到来,书一到就如饥似渴地读起来,一本书会反复翻看一个月。

那时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住进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不仅有客厅、卧室、还有厨房、书房。

这些梦想,后来都一一实现。父辈以及我的童年生活,距离我女儿似乎已经很遥远。

“我要是喜欢这本书(或这个玩具),你就给我买吧。”这是刚上幼儿园的女儿常常对我说的话。她所在的这个互联网时代,物资已经非常丰富,吃、穿、住、行、娱等所需要的一切物品,基本都可以不出家门,在网上瞬间完成。

比如说看书,她不用再巴望着邮递员每月一本地送。网上就有成千上万的书可供你随意挑选,既方便又便宜,下订单后,可能当天或者隔天就能送到家门口。她更不会再为吃、穿而发愁。

假日里带孩子去乡村玩耍,见到许多农家住进了高楼,用上了干净的自来水,不少还用上了清洁无污染的天然气,他们的生活,与城市已相差无几。

“都说国很大,其实一个家。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曾几何时,许多家庭梦想着吃饱穿暖,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生活;如今,餐饮多样化、穿着高档化、家庭电气化、出门机械化已成为许多家庭的日常。

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人民进行的改革开放极大调动了亿万人民的积极性,促进了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和人民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创下的“人类发展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奇迹”。数据表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3645亿元迅速跃升至2017年的82.7万亿元,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排名已提升至世界第二。

曾经的梦想一一实现,我们如今的生活就是小康社会,我们每个人都是奋斗的一份子,只有不忘初心,勇往直前,才不负这个伟大的时代。


上一条: [ 三十里路 ]
后一条: [ 故乡吟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