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若比邻”不是梦——晕车一族眼中的交通变迁

作者:冉雪芹    来源:大渡口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0-4-20

我的小学、初中都是在镇上读的,从村里到镇上每天来回10多公里的路程,冬天,天没有亮就要起床吃早饭出发,放学到家天已经黑了。为了保证上学路上的安全,全村几个同龄孩子的父母则轮流“护送”我们上放学。那时候,我们戏称两条腿为“11”号车,天天开动“11”号车丈量上学路,每周6天,周而复始;那时候,能够走出村口,到县城,即是“出一趟远门”;那时候感觉拥有自家的小车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村里若是有人开一辆车来,一定会让全村人都羡慕不已。当然,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晕车。

初中毕业,到县城读高中,从村里到县城有40余公里,不得不乘坐当时县乡间的公共交通工具——7座面包车去上学。如果要赶车起码提前很久排队等候,少则半小时,多则一两个小时才能坐上车。虽说核定的是7座,长期是满满当当的一车人。车里的味道不用说,让人要命的是一路闻着“辣眼睛”的尾气、汽油味,整个人都不好啦,头晕恶心呕吐,话说这种滋味就是晕车。晕车后感觉40多公里的路程何其漫长,时间仿佛停滞不前,急切盼望早点到站停车。最恼火的是节假日尤其是春节后,学生返校、工人返回大城市上班的高峰时段,人多车少,路程也很艰辛,心想要不是路程远带着行李,宁愿走路也不想尝试“晕车”的滋味。

后来每逢坐车必恶心难受,于是便收集使用各种民间偏方:风油精擦太阳穴、生姜贴肚脐、闻桔子皮片等,但基本都不太管用,大冬天坐车也要开窗透透风才会舒服一点。每一次坐车无异于一场“渡劫”。那会听说县城上一趟主城要十多个小时,没有高速,全是二级公路,盘旋曲折,缠绕着翡翠般的山峦,路上虽然风景优美,但是道路陡峭,如果司机技术不平稳,时而来个急刹车什么的……想想都害怕。

所幸的是,2007年,渝怀铁路客运全线通车了。铁路的开通不仅带动了渝东南及沿线经济的发展,同时对于晕车一族的我来说,确实是一大利好消息。不容易晕车,且火车票价不高,于是成为多数人选择前往主城的交通工具。就这样我乘着火车来到重庆上大学。

毕业后,我留在主城工作、定居,选择出行方式最多的便是轻轨。轻轨固定的运行时间,班次多,舒适度高,不担心会堵车,更不担心会晕车啦。从2004年重庆开通西部地区第一条城市轨道交通线路——轻轨2号线至今,全市轨道交通运营线路共有10条,覆盖主城各区域,非常方便。

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每年假期都会带着家人出去走走看看,到周边省市我们更多选择乘坐高铁出游。2018年,重庆西站建成投用,相比之前到重庆北站乘坐高铁,既缩减了距离,也节约了时间,极大方便了我们的出游,出行质量大大提高,出行意愿更加强烈,幸福指数陡然提升。而今,重庆已与西安、郑州、武汉、长沙、贵阳、昆明、成都、兰州8个方向高铁联系,逐步形成“米”字形高速铁路网,基本到达周边省会城市仅要1至4小时。

交通的发展变化正悄无声息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从曾经作为“三大件”之一自行车到遍地都是的共享单车,从寥寥无几的公交车到星罗棋布的公交线路网,从“绿巨人”到疾驰而过的“白色子弹头”……也大大缩短了地域间的距离,“天涯若比邻”已然不再只是梦想,作为晕车人也不再害怕出游。


上一条: [ 故乡吟 ]
后一条: [ 渝中区民政局挂职体会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