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家徐伯昕

作者:赵宾    来源:北碚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1-8

徐伯昕(1905年3月4日—1984年3月27日),著名出版家、社会活动家,原名徐亮,笔名徐吟秋、徐味冰、赵锡庆,江苏武进人。1922年毕业于上海中华职业学校。1926年开始协助邹韬奋办《生活》周刊;参与创办生活书店,任经理、总经理;后与郑振铎等创办《民主》周刊。曾任中国人民救国会执行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监事,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理事。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在香港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1949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办公厅副主任,发行局局长兼新华书店总经理,文化部电影局副局长,文化部出版委员会委员,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民盟第一、二届中央委员,民进第三届中央常务理事、第四届中央常委、第五届中央常委兼秘书长和第六、七届中央副主席,第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至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谋个性之发展”

“事事当争第一流、耻为天下第二手”的阳湖精神,孕育了太湖、滆湖儿女。1905年(光绪31年) 3月4日,徐伯昕出生于江苏省武进县鸣凰乡小留塘里村书香之家。父亲徐展,字元龙,早年以武进名士钱名山为师,因科举废,遂入武进县立师范学校,毕业后执教于乡里,先后任本县遥观小学校长,县城冠英、育志小学教员,以及定西乡议会议员,武进水利会干事,开浚长沟河采菱港工程主任,武进临时参议会参议员等职。母亲壮乐天,生育子女7人,伯昕行二。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1912年年方8岁,徐伯昕随父亲在私塾读《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四书,父亲要求甚严,责罚也多,自幼养成比较拘谨的性格。农忙或假期回家,徐伯昕与家人一道种地、放牛、养蚕及帮母亲作家务。12岁在父亲任校长的武进遥观小学读完小学课程。1917年13岁,考入县城市立第二国民学校。

珐琅,“佛郎”、“法蓝” 也,中国隋唐时古西域地名拂菻音译而来,以珐琅为材料装饰而制成的器物,在国货匮乏的年代国人称“搪瓷碗”为“洋瓷碗”。1920年珐琅制造业为我国新兴日用轻工业,珐琅班成为了中华职业教育学校的热门专业。武进县职业学校预备开设珐琅科和珐琅实习工场,决定选送一人去上海学习。16岁的徐伯昕经冠英小学校长张沂推荐介绍,考入上海中华职业学校珐琅科半工半读,次年继续在中华职业学校学习,平时喜爱画画,机械制图课及美术课成绩尤佳。

“谋个性之发展,为个人谋生之准备,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为国家及世界增进生产力之准备。”1923年,徐伯昕毕业于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分配至天津普育机器厂搪瓷部任美术设计员,因患病在家,未能成行;病愈后回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在校内职工教育馆负责图书馆工作。1924年,20岁的徐伯昕被调至中华职业教育社当练习生,先做文书工作,后分别在社内调研、推广等部门任职。中华职校和职教社成为了徐伯昕人生旅途职业生崖的起点。

“忠于《生活》而生活”

“以倡导、研究和推行职业教育,改革脱离生产劳动和社会生活的传统教育为职志。”1925年上半年,21岁的徐伯昕受中华职业教育社派调至,南京江苏省教育实业联合会工作。10月中华职业教育社主办的《生活》周刊创刊,黄炎培题写刊名,周刊宗旨是以宣传职业教育、进行职业指导和发表职教社的简要言论。徐伯昕转入《生活》周刊社,协助邹韬奋承办《生活》周刊,负责出版、发行及广告工作。徐伯昕曾回忆说:“这是我走上文化出版岗位的第一步,也是持续做了20多年有进步意义的工作。”

“为国分忧,为民解难。”1931年“九·一八” 事件爆发,日本帝国主义武装进攻东三省,使同胞陷入日寇铁蹄的蹂躏,对徐伯昕震动极大。他后来在《自传》中说:“对亡国的忧虑,对反动政府本质的逐步认清,使自己思想发生深刻转变。”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逐步成为了徐伯昕的精神支柱,成为了他走上了革命道路的力量源泉。

“真诚地为生活着的人们服务。”这是邹韬奋确立《生活》周刊做办报理念。10月,精心设计《生活》周刊第6卷第42期“国庆与国哀”特刊的版面,增加8页影写版,使篇幅扩大到56页,发表了邹韬奋等作者多篇抗日图存的文章,集中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唤醒全国人民,主张团结一致抗日御侮,反映了广大国民的心声。徐伯昕认真组织人员广泛发行,积极宣传抗日,使这期《生活》周刊从内容到形式都吸引了广大读者,发行量达15.5万份,创当时国内报刊发行的最高纪录。

“闸北烽燔始日僧,王师矢死捍危城。”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驻沪十九路军奋起抵抗。徐伯昕全力投入支援上海抗战的活动,他不仅参加“战时号外”、“抗日救亡画报”和《生活》临时增刊的选稿、编排工作,为十九路军募集物资,用捐款在沪西设立“生活伤兵医院”,到电车上散发号外,在编辑部轮流与同人通宵值班,守在电话机旁,答复民众关于前线战况的询问。

火热的7月,徐伯昕与邹韬奋、胡愈之一起在“《生活》周刊书报代办部”基础上创办生活书店,自编、自印、自己出版发行。徐伯昕摹仿黄炎培书写的“生活”字体,续写“书店”两字,作为生活书店市招。续书与黄炎培的书法风格一致,体现了徐伯昕硬质的的书法功力。

“坚定的人民立场,始终高举抗日的旗帜,并在新闻业务上作了勇敢的革新。”1936年8月,徐伯昕积极协助邹韬奋筹备香港《生活日报》迁沪出版事宜。由于当局不予登记,改名为《生活星期刊》在上海出版。1937年2月,徐伯昕协助邹韬奋精心筹划的生活书店第二个分店广州分店建立。年底,生活书店西安、重庆、长沙分店成立。

1938年8月,生活书店于武汉迁到重庆,提出了“促进大众文化,供应抗战需要,发展服务精神”的口号。总部始设冉家巷,后迁学田湾、民生路。抗战期间的民生路,可谓陪都重庆名副其实的文化街。据统计,登记的发行机构有404家,加上未注册的共644家,出版书籍8000余种、期刊近2000种。当年的生活书店重庆分店,无疑是陪都文化街上的知名地标。

1939年,在邹韬奋、徐伯昕及全体同人努力下,新开辟屯溪、赣州、沅陵、乐山、福州、南平、湛江、赤坎、梅州、罗定、梧州、百色、桂平、郁林、新加坡等分支店,生活书店在全国的分支店达56个,工作人员达四、五百人。

邹韬奋曾说:“无论何种事业,能干的还要愿干,否则难有责任心;愿干的还要能干,否则难有成效。”徐伯昕带着生活书店这艘航船在商海中乘风破浪,成就出一番载入史册的文化大业,是其既“愿干”又“能干”的结果。邹韬奋明言说“同事中最辛苦的就是徐伯昕。”并赞美徐伯昕是:“忠于《生活》而生活。”赵朴初赞美徐伯昕:“岂只是卓越的新文化出版家,他是当仁不让的民主的鼓手,时代的先锋。”

陪都重庆,各路名擘云集。1940年3月20日,生活书店在重庆召开社员大会,各省分支店社员用无记名选票寄重庆总管理处,选举第六届领导机构。关于徐伯昕的介绍是:“徐先生是本店事业的舵手,十余年来引导全体同人渡过了不知多少惊风巨浪,才把本店的事业缔造成目前的规模。我们的事业之船在商业竞争的海洋中行进,每个同人都热烈拥戴这位熟练无比的舵手,是毫无疑义的。”徐伯昕以127张最高票数当选总经理。

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三联书店秉承“竭诚为读者服务”的宗旨,恪守“人文精神,思想智慧”的理念,坚持“一流、新锐”的标准,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在重庆合并。

“一份好的刊物对团结进步作家和各阶层人民大众能发挥重要作用,而胜利后创办《民主》周刊的首要任务是实现民主政治。”抗日战争胜利后,以前的进步刊物早被查封,急需要创办一些进步刊物。根据这种形势,知名文化界进步人士徐伯昕在抗战刚一结束,就回到上海积极筹备生活书店复业,并约请郑振铎等筹办一个政治性刊物。 10月13日,为继承《生活》周刊的传统,徐伯昕与郑振铎等筹划创办的《民主》周刊出版,并用韬奋手迹“民主”两字作为周刊的刊头。郑振铎主编,马叙伦、周建人、许广平、董秋斯、罗稷南为编委。遵照中共指示,为使自己以更多的精力投入民主运动,将书店的部分经营工作交王泰雷负责。

“一部三联的历史就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史。”1948年10月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管理处在香港成立,徐伯昕并推担任总经理,与在港的民主人士领导人和爱国民主人士一起,继续积极从事爱国民主活动,为建立新中国而斗争。

“出版事业的楷模”

“统一战线是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之一。”1938年上半年,34岁的徐伯昕与周恩来,董必武、徐特立等中共领导同志时有接触,听他们作关于战局、工运、读书学习等方面的报告,常听邹韬奋介绍在八路军办事处了解到的解放区情况,认真学习有关的政治书籍,政治觉悟进一步提高。

1941年我国进入抗日战争中期,根据周恩来的意见,指示上海生活书店抽调干部去苏北根据地开办大众书店,徐伯昕等积极响应。10月,上海方面派袁信之赴苏北,运去一批马列主义著作和抗战图书,宣传共产主义信仰及抗日主张。

1942年8月10日,周恩来约见徐伯昕谈话。徐伯昕根据与邹韬奋商定的意见,汇报了生活书店在国统区的布局,干部配备和工作发展情况,请示发展方针,谈了邹韬奋去向问题,并表示自己想去苏北解放区的愿望,并提出了入党要求。周恩来说:“我们早就把你当自已的人了,可到苏北去进行入党手续,我可以当你的入党介绍人。”谈话结束后,周恩来亲自坐车送徐伯昕回民生路寓所。

“毛泽东、中共中央先后发出准备在最严重形势下坚持华中敌后斗争的指示。”1943年9月,徐伯昕抵上海去剑桥医院看望邹韬奋,并向他汇报周恩来对书店工作的指示及书店在内地的工作情况,并谈了自己到解放区去的愿望。

“抗战到了关键的时刻。”1944年春,中共华中局派徐雪寒赵沪探望邹韬奋,并带来口信,劝徐伯昕留上海暂不前往苏北解放区。后经请示周恩来同意,决定留沪。

“韬奋先生二十余年为救国运动,为民主政治,为文化事业,奋斗不息。”7月24日,邹韬奋逝世。在敌伪统治下,徐伯昕等人秘密地操办邹韬奋丧事,用“季晋卿”假名将韬奋入殓,棺柩停放在上海殡仪馆。

“终身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同年,在苏北,徐伯昕向中共党组织提出入党要求,由钱俊瑞同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组织根据徐伯昕在沪的各种社会联系,安排他由苏北秘密返沪,以“生活书店”老板和社会活动家身份,积极开展活动。

抗战胜利后,中国面临着光明与黑暗、进步而倒退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选择,一部分爱国民族工商业家和知识分子在重庆创建了民主建国会,徐伯昕积极参与发起民建。1945年12月16日,民主建国会在成立大会上选出37位理事、19位监事,当选为监事。1946年12月30日,中国民主促进会在上海成立;1月4日,在民进第一次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徐伯昕选任出版委员。同年,遵照中共党的指示,徐伯昕精心安排书店的干部分批到解放区开展工作。

1944年,周恩来在延安提议要以周韬奋“出版事业楷模”为榜样。回顾生活书店及三联书店的发展历程,度量徐伯昕与邹韬奋的合作成就,徐伯昕也不愧是一位多党合作出版事业的楷模。

 


上一条: [ 我与复建中国民主建国会成立旧址 ]
后一条: [ 2021,天空飘起的中国红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