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二岩

作者:赵宾    来源:北碚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1-13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一首《望庐山瀑布》羡煞后人。除了跪拜诗仙出神入化的语言功底外,也惊叹于那从高处急冲而下壮观的瀑布,真让人怀疑它是从天上倾泻下来的银河。“人间仙境”因此成为庐山的代名词。

其实,大可不必只羡慕庐山才有这样的人间仙境。锦绣河山遍中华,名山胜水任君游。在北碚二岩,一道从“天”而降的飞瀑,一样能让人叹为观止,深深体会到当年李白惊诧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那份惊奇和赞叹,真实画面的呈现更富有澎湃的气势和诗情画意。

二岩,在嘉陵江小三峡温塘峡的东岸、北温泉临江对岸,高耸绝壁的悬岩被小溪逢中破竹而下,形成两岩对峙,宽不过丈余,高达千数尺。溪水奔腾而下,恰似“飞流直下”、“银河落九天”,奇特壮观,独具一格,俗称“二岩”。

飞瀑落下,砸出的深深龙潭,乱石嶙立,惊涛拍岸,旋涡叠生,气势磅礴,穿过桥下圆圆的石孔,一泻江中。疑有数蟾蜍栖息,又称“蛤蟆坑”。坑边抬头仰望,两岩对峙呈一条缝,又名“一线天”。与此相邻,潭深桥山溪蜿蜒,细流涓涓。嘉陵江水随山转,山环水绕,岩中峡湾,削崖陡峭,人称“立槽湾”。历史的沉寂,岁月的变迁,这一带通称“二岩”。

漫步在二岩江畔,欣赏温塘峡美景,另有一番情景。

温塘峡因北温泉而得名,又称温泉峡、温汤峡、二岩峡。入峡,峡岩高耸,幽深峻峭,景色秀丽,为小三峡之冠。谷顶,峡云纷纷;谷中,峡雾袅袅;峡底,峡水奔腾。“巴渝十二景”之“缙岭云霞”,九峰争秀,色赤绚烂;之“温汤乐韵”,泉如汤涌,云根窦生。

立二岩峡谷江畔,峡岩之腰,即使摘帽仰望,也难尽睹山崖,惟见山腰之半,鹞鹰盘旋,冲天而起,搏击长空。

二岩缝中一青石小径,沿温塘峡东岸两公里半,溯江由峡门碧波荡涤的大沱口,经石龛神寂的西方寺,过静静的白羊背老街,至百丈沙滩的白沙沱,处处刻录着岁月斑驳的痕迹……

二岩石砌的小径,据《江北厅志》载“……两岸石壁万仞,沿江怪石嶙峋,水涨过石,舟不敢行。蜀汉时凿有匾路,险若栈道,大水则登岸由匾路出峡,货物俱不得行。皇清道光十六年,合川陈大犹等捐金数万,沿岸开凿三峡大路。”也相传三国时,小三峡岩陡水急,夏秋水涨,舟不敢行。张飞只好骑马北上回阆中,在峡东岸凿出一条匾道,穿峡而过,由观音峡,过温汤峡、二岩、草街子、麻枊坪,进牛鼻峡,上合川。道路两旁,数百年香樟树排排挺立,拖着葳蕤的枝桠随峡江微风摇曳。世代沿袭,这条路便成了合川通往重庆的必经大道,后人命名“张飞道”。

在张飞古道与嘉陵江边的乱石滩上,有一处“野温泉”,常年泉水奔涌,水温3、40℃。当地热心群众众筹修建两口温泉池,用石块水泥垒成,一大一小,独具匠心。温泉池与嘉陵江面呈现约2米的高差,可谓“泉水不犯江水”,泡澡的人们一边泡着温汤,一边休闲聊天,一边欣赏嘉陵江上的美景。野温泉之“野”,男女共浴一池,无须设防,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顽皮小孩像池中鱼儿游来游去,青年男女嘻戏逗乐,情意绵绵荡涤在这天然风情的恩宠之中。

张飞道上颇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叫“白羊背”。传说张飞率军一路人马行至澄江斜对面的白沙沱畔,一群顽羊挡道。张飞等左吆喝,右驱赶,羊群就是不让路。这可急怒了张飞,挥刀斩顽羊。张飞命士兵去收拾打整杀死的只只羊儿,准备办一桌羊肉宴犒劳犒劳行军劳苦的将士。士兵们走拢一看,那领头的巨羊己经变成了一片凸出的大白石堡,静静地躺在那里,再也不“咩咩”了,变成了现在的“白羊背”。

白羊背,原不是一小镇,却胜似一小镇的小镇。从大沱口到白羊背、二岩这一带,历因嘉陵煤矿及职工、家属区居住而喧哗热闹。嘉陵煤矿始为民主建国会会员周家鼐老先生开凿,解放后贡献给了国家,成为了名噪一时的国营企业,开采出的乌金、太阳石供给人们散发了光和热。遛跶在陈旧的老街上,原西山人民公社(永红人民公社)和供销社、煤矿家属区的房舍依存,弟弟妹妹念小学的嘉煤子弟校校舍却不复存在,脑海中映出我挥之不去的儿时回忆,在这里生活过的景象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寂寥的老街,没了过去的繁华,却还留存有一丝昔日的风韵遗风;老房破旧,有些寒碜,年轻人走了,街面上只留下了偶见的一些空巢老人在虔心地值守。携夫人一路走过,街面上几位老人眼睁睁地把我俩盯着,好似来了陌生的稀客。

白羊背街尾,路旁峭崖,原是一尼姑庵,叫“西方寺”。房依山临江吊脚而建,几位比丘尼在那里为人们剃头,不取任何酬劳。我儿时在母亲的牵扯下,在那里把圆圆的头上烙了个“小麦粑儿”。那时没有电风扇,更别谈空调,几位施主在房梁上挂个大竹蔑子,系根绳索,用手一拉一曳的。一人剃头,一人打扇,微风出禅意,似春风拂面顿生惬意。

二岩的桃花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曾系岩口(红岩)大队水码门(满山红)生产队,今属桃花山村(二岩大队)水码门社,长辈们还在那里守望着那方眷恋的热土,生息,耕耘。辛勤的老乡,近些年又种植了柑桔,桔香满山。阳春,“人面桃花相映红……桃花依旧笑春风”;金秋,“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桔绿时。”

二岩温塘峡的半岩间,原有一雕梁画栋、佛象精美的禅岩寺,始建于明成化四年,康熙五年重修。“禅岩叠翠”乃“北碚八景”之秀。四周古木参天,翠竹成林。皂角、黄桷、银杏等数百年的古树,幽深茂密,苍蔚葱笼。寺旁几棵我最是钟爱的大红豆杉树,胸径硕大,需双人合抱而围,树大高耸入云,挂满红豆便万种风情,牵动着有情人一生的眷恋。我以这树名为笔名“紫杉”。

岩壁上,有一能容数十人的金刚洞,洞口与岩平,是寺僧存放珍贵物品“保险柜”、“藏宝箱”。岩不能上,须绕山攀腾爬岩而入。传说洞中有龙,常出洞听高僧讲经。有僧侣诗云“石洞自然开,莫浪疑猜,绣壁藓花衬绿苔。朵朵苍云龙洞口,疑是龙回。”

1939年6月,教育家赵君陶女士在合川土场创办“战时儿童保育会直属第三保育院”,禅岩寺与周之廉女士主持的北泉慈幼院在这里济养遗孤。2002年10月18日,李鹏在父亲李硕勋、母亲赵君陶诞辰100周年时,撰文《纪念我的母亲赵君陶》载:“赵君陶在第三保育院工作长达6年零9个月之久,直到抗战胜利。她和她的同事共抚养了800多名因战争而流离失所、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年岁不齐的儿童,使他们恢复了健康,受到良好的教育,完成了学业,走向了社会。孩子们都亲切地称她为‘赵妈妈’。邓颖超是赵君陶的直接领导人,对她在第三保育院的工作给予高度的评价,亲笔写下:‘在抗日烽火中以伟大慈母般的爱培育下一代’。”

二岩,受宠于大自然的恩赐,创造着人文历史的辉煌,遗留着红色的记忆。山美、水美、景美,人更美。山与水,景与物,人与事,构成了一幅“天人合一”壮美的图卷。

心里割舍不下二岩,趁又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我踏上了这方多情的土地,去追寻那远去了的儿时的梦。


上一条: [ 传承“五个坚持” 增强“五项思维” 奋力书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民建新篇章 ]
后一条: [ 发挥职能 履职尽责 在多党合作广阔的天际遨游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