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茶圣”吴觉农

作者:赵宾    来源:北碚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4-7

吴觉农(1897—1989),浙江上處人。1949 年参加民建,担任民建第一、二、三、四届中央常委,第五届中央咨议委员会副主任。曾任中华农学会总干事,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会代主席、上海商品检验局技正兼茶叶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农学院茶叶系主任,上海兴华制茶公司总经理。1949 年出席全国政协第一 届全体会议,参与共同纲领的制订,参加开国大典。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农业部副部长,中国茶叶公司经理,中国茶叶学会名誉理事长;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为我国茶文化事业,推动社会主义的建设与发展,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做出了积极贡献。

觉人觉世结茶缘

吴觉农原名荣堂,因年少立志要献身农业,故改名觉农。“觉”乃佛家所说的“自觉悟”是也,只有“自觉”方能“觉人”,这便是“觉”的真正内涵与本质。

吴觉农系书香门第之后。家乡自古产茶,宋代便有后山名茶问世,茶业一向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因为环境的关系,他自小就接触茶事,无论是挤身在茶栈里,看着热闹非凡的买卖场面,还是听着哼歌般的报价声和唱秤声,都使他对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少年时,吴觉农考入浙江省中等农业技术学校(浙江农业大学的前身),开始研习茶学。他知道我国产茶历史悠久、茶品曾饮誉世界,但自18世纪英国扶植殖民地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发展茶业,而逐步夺走我国茶叶外销市场后,便立志要为重振祖国茶业而奋斗终身。

“我入学读书,逐渐了解到丝绸和茶叶都是我国历史上很早的出口商品。我生自茶乡,因此在中学读书时,就对茶叶发生了兴趣。”吴觉农在一篇回忆青少年时期憧憬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强烈的事业心和民族责任感,奠定了他日后非凡茶学成就的思想基础。

正名正源溯文化

中国茶叶历史悠久,是主要出口的农产品之一。为学习先进科学,振兴茶业,1919年,吴觉农抱着实业救国、科技兴茶的强烈愿望,赴日本留学,为中国第一位去国外攻读茶学的学生。

在农林水产省茶叶试验场,他衣不解带,目不交睫,如饥似渴地研究日本先进的科学技术,搜集和研究世界各产茶国茶的栽培、制造、贸易等方面的史料文献。

当吴觉农看到英国人勃拉克在《茶商指南》里说“有许多学者主张茶的原产地为英国,而非中国”、易培生在《茶》一书里说到“中国只有栽培的茶树,不能找到绝对的野生茶树”,以及1911年出版的《日本大辞典》里说“茶的自生地在东印度”等等的荒谬绝伦后,一股莫明之火不由得在胸中燃起。

吴觉农顿足疾呼:“一个衰败了的国家,什么都会被人掠夺!而掠夺之甚,无过于生乎吾国长乎吾地的植物也会被无端地改变国籍!在学术上最黑暗、最痛苦的事,实在无过于此了!”
中国是“茶的祖国”。1922年,吴觉农决心对上述有意歪曲历史事实进行回击。他根据我国古籍包括诗词有关茶的记载, 引经据典,写下《茶树原产地考》一文。

文中写道:“ 《神农本草经》云,‘茶味苦,饮之使人益思、少卧、轻身、明目’,时在公元前2700多年,我国饮茶之古,于此已可概见,度亚萨野生茶树的发现,第一次在印度还是独立时候的1826年,第二次则为印度被吞并以后。”

吴觉农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说明,中国茶树的发现和利用要比印度早上几千年,雄辩地论证茶树原产于中国。

吴觉农的这一篇文章,是我国首篇系统驳斥外国某些人有意歪曲茶树原产地的专论,也是一篇声讨殖民主义者进行经济文化掠夺的檄文。吴觉农的文章引起了中外学者的重视和关注,为中国茶文化正了名。

煮茶煮世著春秋

1940年初,吴觉农在重庆任财政部贸易委员会茶叶处长,中国茶叶公司协理、总技师及技术处处长,兼复旦大学教授、系主任。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创办茶业系上,得到了至交、时任贸易委员会常委兼代主任邹秉文的大力支持。同年4月,中国茶业公司与内迁北碚夏坝的复旦大学签订“合办茶业系及茶业专修科合约”,合约规定双方合组“复旦大学茶业教育委员会”。

“把茶视为珍贵、高尚的饮料,因茶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是一种艺术,或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手段。”吴觉农认为。他利用复旦原有农业生产教育的基础,培植茶业技术及业务上的专门人才,以适应茶业贸易机关及研究机关的需要;同时研究茶叶产制技术及贸易的改进,以谋求中国茶叶外销的发展。

同年9月,茶业组和茶业专修科正式设立,并与原有的垦殖专修科和园艺系一起组成复旦大学农学院。吴觉农首任茶叶组科主任。复旦由原来的四院发展为文、理、法、商、农五院并列。茶业组及茶业专修科的建立为农学院的发展创造了重要条件。

茶业组科在四川重庆、湖南衡阳、浙江丽水三地招生。因战时交通极差,首届茶业组36人,茶业专修科30人,计66名新生通过搭乘中茶公司设各地办事处的棚布货车,从各地陆续到校注册就读。该学科致力于茶叶之实际研习,主要课程有制茶学、茶树栽培学、作物学概论、遗传学、茶叶检验及评级、茶病学、植物病理、茶厂管理和茶叶贸易等。

在茶业系科的筹创初期,吴觉农利用自己在国内茶业界的广泛人脉,力邀王兆澄、毕相辉、庄任、许裕圻等相关专家学者来校任教。王兆澄曾任经济部重庆商品检验局技正,毕相辉系西南经济建设研究所研究员,均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农化系。王兆澄和毕相辉两人来校后,分别任茶业研究室化验部和经济部主任,对复旦茶业研究和推广颇有推进之力。

“一杯茶,品人生沉浮;平常心,造万年世界。”抗战烽火中的复旦大学茶叶组科,为吴觉农以后的事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41年,吴觉农在福建崇安武夷山麓建立了第一个茶叶研究所,并亲任所长,开展了对茶的系统研究。1945年抗战胜利后,吴觉农回到上海,在朋友的邀请下,参加并组织兴华制茶公司任总经理。

新中国成立后,吴觉农被任命为农业部副部长,兼任茶叶公司总经理。他很快建立起较完整的茶叶产销体系,并积极组织茶叶收购工作,推销积存陈茶。为配合中央恢复经济、扶持大城市工业生产的方针政策,他利用“压资订机”,大力订购茶叶机械。为适应对苏贸易,他推行茶叶改制,绿茶改红茶。同时,他联络有关部门组织、建立和扩大茶业教学、科研机构,改进产制运销技术管理,促进了新中国茶叶事业的发展。

吴觉农一生中著编和翻译有《茶树栽培法》、《中国茶叶改革方准》、《中国茶业的发展与合作运动》、《改善华茶之新气运》、《五十年来世界茶叶贸易概况》和《茶叶全书》等30多部篇主要论著。

“包含了吴觉农先生深厚的茶叶实践经验和理论沉淀。”为推动我国茶学的新发展,吴觉农晚年主编了校译评述唐代陆羽《茶经》的专著《茶经述评》。全书十章,对茶的起源、采制工具、烤煮、饮用、产地等作了全面诠释;不仅注释校译《茶经》,还依《茶经》体例进行了大量的补充与拓展;以严谨的注释和丰富的内容,为学术界所推崇和赞誉,堪称“二十世纪的新茶经”,在茶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成为业内人士和爱茶一族的鉴赏佳品。

陆定一在《茶经述评》序言中评价吴觉农:“觉农先生毕生从事茶事,学识渊博,经验丰富,态度严谨,目光远大,刚直不阿。如果陆羽是‘茶神’,那么说吴觉农先生是当代中国的茶圣,我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

参考文献

《吴觉农:中国现代茶业的奠基人》

《抗战时期复旦大学的茶业组科》

《当代“茶圣”吴觉农 》

《民建先贤轶事》


上一条: [ 喜逢盛世感党恩——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有感 ]
后一条: [ 桃花盛开的地方 ]

[打印] [关闭] [顶部]